【進藤幸惠の排寒專欄】我的「排寒」心路歷程

我不相信天氣這麼冷

在我的童年,我被一般的西醫照顧。如果咳嗽,可以使用“咳嗽藥”,如果發燒,可以使用“退熱藥”。我曾經服用各種藥物。我的父親(進藤義晴)原本是西醫耳鼻喉科醫生,所以沒辦法。


我父親在我高中時就開始學習東方醫學。從現在工作的市立醫院退休後(其實是被炒魷魚),在家裡開了一家東方醫學(主要是針灸)診所,同時專注於「排寒」。然後,父親逐漸開始倡導《「排寒」養生法》。起初我想,“你說什麼?我不明白”

我不想穿五趾襪!

大約22歲的時候,我父親突然拿出一雙粗獷的棉襪說:“穿這個。” 老實說,我在家也忍了,心想:“不行!這麼醜的襪子,我為什麼要穿這樣的襪子?” 不過因為在公司上班,上班的時候就把它脫了,裙子上套著絲襪出門。


我爸問:“你穿它感覺如何?”,但我記得我並沒有真正理解,並隨便回答“OK”。(對不起……)

過敏性鼻炎、發燒、飲食不均衡

我患有過敏性鼻炎。我是一個常年鼻塞,而且越來越嚴重的孩子,滴鼻液是必不可少的。我的頭總是很重,我的口呼吸變得更糟,即使我睡覺也會疼痛醒來,我每次都在床邊滴鼻液入睡,是很自然的。


我的身體沒有那麼強壯,而且我發燒得很厲害。


當然,我總是赤腳。此外,由於可怕的不平衡飲食,我討厭肉和魚。在我成年之前,我只吃火腿、香腸和竹輪等加工食品。


我喜歡乳製品和蔬菜,我吃孩子們討厭的芹菜和辣椒,我喜歡甜食,所以我經常帶著一袋甜食說“我不需要米飯”。我記得一個親戚說:“這孩子吃什麼,住什麼?”


「排寒」後好轉


如果你的消化系統不好,你會喜歡甜食。消化毒物攻擊腎臟,所以如果你有消化毒物和腎毒,你的鼻子就更可能有問題。


如果赤腳,自然會積“寒”,所以毒液會積聚在最容易“受寒”的腎臟中,鼻子就會變得更糟了。


即使是現在,如果我吃甜食做傻事,我的鼻子可能會堵塞或流鼻涕,所以我會趕緊反思。


我想,“我這輩子都要對付這個鼻塞了”,但是當我父親告訴我我開始「排寒」時,它逐漸好轉,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,我已經忘記了滴鼻液在那裡。

我親身經歷並深信不疑

父親本人是做東醫的,雖然從中間開始提倡以“寒”為中心的「排寒」養生法,但一開始他是自信,卻是迷茫的。有些人嘲笑我是“騙子”或“你父親瘋了”。


許多患者也不相信。經常看到有人光著腳來到醫院,匆匆忙忙地在門口穿襪子,然後在門口脫掉襪子,赤腳回來。


我自己想,“暖腳並不能改善你的疾病。” 不過最後在我半信半疑的同時承認,半身浴40度左右的高燒一夜之間退去,恢復正常,第二天就可以上班了,各種變化都出來了. 我別無選擇,只能這樣做。


如今,「排寒」逐漸被人們所認識。在這方面,我認為我們的執行變得更容易了。


首先,自己嘗試一下。


一開始我不知道,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有或多或少的變化。10個人和10種顏色有各種不同的變化,使每個人的臉都不同。


重要的是自己去感受。










文: 進藤幸惠

日本排寒之父進藤義晴二女

多年來伴隨父親宣揚排寒療法

成立「進藤幸惠排寒會」

是日本排寒權威


譯: Grace

暖日屋創辦人

「進藤幸惠排寒會」協作夥伴

標記:

182 次查看